海南聯網二回工程建設背后的故事

2019-06-21 21:41   來源: 新華網海南頻道

????歷經風浪千番后 但得風光無限好

??? 海南聯網二回工程建設背后的故事

????5月30日傍晚,海南澄邁500千伏福山變電站設備合上電閘,天空中閃現一道強烈的電光,巨大的電流滋滋聲充塞雙耳。從這一刻起,南方主網與海南電網二回聯網工程(以下簡稱“海南聯網二回工程”)建成投產運行了。

????站內建設者們紛紛拿出手機,記錄下這激動人心的時刻。

????超高壓公司總經濟師兼海南聯網二回項目管理公司總經理鄧慶健一邊反復翻看照片,一邊隨口吟道:“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對于這群工程建設者們而言,此時此地內心唯有驕傲和滿足。


為聯網二回奮戰的工作人員。新華網發

????“可以吹一輩子的事”

????超高壓公司海南聯網項目部副經理黃賢球年近半百。作為為數不多參與過全部兩回海南聯網工程建設的人,他談起工程投產后的感想時說:“很開心、很自豪。”

????并非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樣,親自見證超高壓、長距離、大容量跨海電力聯網工程誕生的全過程,況且還是連續兩次。

????“聯網一回工程開始是2005年。”黃賢球忘不了那個對于自己來說特殊的年份。那時他和許多同事一樣,對海洋工程幾乎“一無所知”,建設時多半跟著外國工程師學習。到了二回,他已經是能獨當一面的專家,能向老外提出合理化的意見和建議了。這是自我的進步,也是中國海底電纜工程的進步。

????“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去15年了,人生能有多少個15年啊!”他發出感慨。15年來,伴隨年歲增長和對海洋工程了解不斷深入,黃賢球愈來愈明白海情無常、人世無常的道理。這絕對不是空穴來風的體會與判斷,有太多工程實際狀況的力證。海纜敷設船從歐洲飄洋過海而來的航程中,遭遇過風暴,只能躲進避風港一周。敷設時要順應著洋流方向變化來放纜,才能到達海底預想的位置。工程調試時,設備對濕度很敏感,要干燥天氣才好進行試驗,碰到下雨天只能干等著,等老天爺轉笑臉才行。

????關于聯網工程,黃賢球總有說不完的話。他把工程比作自己的孩子,“真的是希望把它建好,不留遺憾。”他說自己老的時候肯定不會孤單,他要把在海上工作的故事一點一滴講給兒孫聽,因為這是中國海底電纜工程的歷史,這是他“可以吹一輩子的事”。

????實際上,他已經可以足夠驕傲。聯網一回工程投產運行已經10年,這期間經歷多次臺風侵襲,但海纜任憑風吹浪打,仍然靜臥海底,安全平穩地完成輸電使命。如今二回工程也已投運,給海島電網連接大陸提供了“雙保險”,海南電力輸送有了更加安全穩定的通道。


施工現場。新華網發

????三個“家”的辛苦

????廣西人龐燚說自己有三個“家”。他定居廣州。但從2015年10月聯網二回工程陸地部分開工起,他就開始了常駐工地的生活。

????2017年,妻子生產,雙胞胎。岳母在廣州幫著妻子照看女兒,父母把兒子接回廣西老家,他自己則一年超過300天都待在工地。三地分居,三個“家”。每每回想這件事,這位微胖的青年漢子都對家人非常愧疚。

????偶爾回一趟家,小孩就纏著爸爸不松手。他把孩子哄睡著,然后凌晨悄悄離家。為人父母后,他終于明白年幼時父母為何總在自己睡夢中出門,“孩子醒來一開口叫你,哪忍心走。”

????一般來說,電網工程從開工到投產時間不超過兩年。但海洋電力工程存在諸多不確定性,時間往往拖得更久。海南聯網二回工程歷時3年零7個月。在這3年多的時間里,龐燚大多數時候是做項目協調。在工程廣東側起點的徐聞南嶺村,他走家串戶協調征地拆遷賠償事宜。

????“與村民磨嘴皮子的活可不是那么好干的。”海南聯網二回項目管理公司計劃基建部主任曾德強說,有些村民認為建線路鐵塔對人體有輻射或者影響當地風水。

????“沒用那就繼續磨唄。”龐燚耐心聽取村民意見,向公司反映問題,盡最大能力解決。鮮有人知的是,龐燚獨處時的苦悶。“晚上一個人窩在酒店里,只能自言自語。”他大多報喜不報憂,不希望家人擔心。

????后來,不但村里所有人都認識這個胖小伙,連縣政府諸多部門也成了他經常去的地方。在政企雙方協同推進下,工程征地工作逐步完成。

????海上施工的協調更麻煩。由于涉及外方施工,很多工作涉及多個部門,出差成常態。負責海上施工手續辦理的裴愛華也在廣州定居。參與項目后,不僅在瓊州海峽穿梭多次了解海域情況,還跑了多次北京。這是跨省的大工程,很多手續要國家相關部委批準。海南聯網二回項目管理公司線路專責蘆海舉例說,“意大利施工船從海上入境,這除了是海事施工外,還是外事活動,要多個部門審批才行。”

????另外,還有很多新問題是聯網一回工程沒有經驗可供借鑒的。比如海上電纜工程國際招標在我國是首次。“招投標流程什么樣,合同怎么簽……都是新鮮事,要重新學。”鄧慶健作為項目負責人,帶著龐燚一起參與過國際談判,最終通過國際招標省下了約1億美元。

????緊張地失眠,興奮地失眠

????對于聯網工程而言,海纜敷設是最為重要的環節。敷設前,建設者們要把海面海底的雜物清理干凈,俗稱“掃海”。

????這項工作有風險,原因在于聯網二回纜線的位置與一回相距不遠。掃海船行進時,如果錨鉤受洋流作用發生偏轉,掃到一回纜線就麻煩了。

????上船前一晚,裴愛華緊張地睡不著覺,在船上更是時刻緊盯著可能的變化,困了就隨地躺下打個盹。

????后續的敷設、沖埋環節也差不太多。在船上的員工,很難保障充足的睡眠。精神壓力是主要原因,體力補充也不夠好。“我們在外方船只上,他們只會做意大利菜,有些吃不慣。”超高壓公司廣州局海口分局海纜維護班副班長黃小衛說。

????如果說船上睡不著有客觀原因,那么在工程投產運行那一晚,許多人失眠則是因為興奮。

????5月30日,500千伏福山變電站設備合閘之后,又進行了反復的調試。站內員工們都懷著激動的心情進行最后的收尾工作。工作完全結束時,已是次日凌晨。超高壓公司廣州局海口分局海纜維護班班員張維佳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工程投運時的場景:夕陽下,一弧火光伴著電流聲刺破蒼穹,再也沒有比這更令人激動的時刻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乘坐出租車的時候,有司機問他,“小伙子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回答自己是南方電網公司的員工。司機又問,電網是干嘛的?“就是給千家萬戶供電的。”司機贊嘆,“那你們的工作很重要、很有意義啊。”那一刻,張維佳心底滿是驕傲。

????一夜無眠。站外不遠處的大海上,風浪已息,紅日正從海面冉冉升起。 (帥泉 江濤 李品 宋印官 伍昭靜 張力元 陳立楷 鄭智恒)?

[責任編輯: 紀驚鴻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656141
快乐飞艇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