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容易帶難!職場媽媽陷入“二孩撫育焦慮”

2019-07-11 08:38   來源: 半月談

  原題:生二孩容易,帶二孩難!職場媽媽陷入“二孩撫育焦慮

  “如果你家里沒老人幫忙照看,我就建議你不要生二胎。”一名“70后”二孩媽媽誠懇地規勸道。

  由于幫助子女照料一孩的父母已經老邁,而社會托育行業(為3歲以下幼兒提供托育服務)發展緩慢,諸多職場媽媽正在被“二孩撫育焦慮”襲擊,甚至很抓狂。

  撫育寶寶成了民生痛點

  職場媽媽陷入“二孩撫育焦慮”

  談起生育二孩后的工作生活,海南大學教師閆慶華用“一團糟”來形容。

  作為一名“70后”,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后,她和丈夫鼓足勇氣生下了二寶順順。然而,生娃容易帶娃難。生之前答應幫忙照顧孩子的兩邊老人在帶了一段時間后紛紛提出回老家。“他們也確實都年紀大了,體力上難以承受帶娃的辛苦。”

  在找了幾個保姆都不合適的情況下,閆慶華只能一邊上班,一邊自己帶娃,糟心生活開始了。

  “上課時間,把娃放樓下同事家半天,一下課就往回沖,上班則掐著點往單位沖。每天都很緊張,自己辛苦得蓬頭垢面,大寶對我充滿怨言,我也沒時間搞科研。”閆慶華說,“本以為生了二寶,家里來了一個可愛的小生命,此時卻像個外來的‘小怪獸’,攪亂了全家的生活。”

  30多歲的海口媒體記者陳女士也陷入“二孩撫育焦慮”。她今年5月剛分娩二寶,但新生兒的出現并沒給她帶來多少喜悅,面對家中兩歲多的大寶、嗷嗷待哺的二寶,她急需尋找一家有良心的托育機構,“不然產假后只能帶著二寶去采訪”。然而,在她目前居所5公里半徑內,沒有一家機構能收半歲的孩子。

  沒地方托、不放心托、無財力托

  職場媽媽很抓狂

  據海南省衛健委調查,在海口,能提供托育服務的公立幼兒園或普惠性幼兒園寥寥無幾。半月談記者通過走訪發現,托育機構少、收費過高、管理極不規范等多種原因讓職場媽媽望而卻步。

  在海口,除了部分園中園招收2歲以上幼兒,能招收0~3歲嬰幼兒的多是小區內的小托班、小飯桌、家長互助組,少數月子中心也順便開設了托幼中心。

  在海口禧月匯月子中心,半月談記者看到,該中心的托幼中心已經裝修完畢,專門為2歲以下幼兒提供托育服務,招生手冊上印刷的價格顯示,1歲以下報名3個月收費5400/月,報名12個月收費4800元/月,招生手冊上還印制了孩子在中心時一日三餐的餐食表。

  據禧月匯托幼中心負責招生的姑娘巧兒介紹,他們老板是在很多產婦的建議下才著手開辦托幼中心的,他們開辦托幼機構的優勢是,育嬰師和護理師經驗豐富。至于該中心是按何種標準裝修,又使用哪些教具,如何對孩子進行早期教育和培養等,巧兒卻說不上來。

  在海口,一家從臺灣全盤復制管理模式、教育理念的托育機構高米國際受到家長青睞,盡管3歲以下幼兒每月照看費用至少3200元,仍然供不應求,該機構7家分支機構、250個托育學位均已滿員。

  一些工資收入不高的媽媽向半月談記者反映,請保姆或送托育中心的費用比她們的工資還高,與其花了錢還不放心,不如自己辭職在家照看孩子。

  “收費高是一方面,作為母親,我最擔心的是安全。”閆慶華說,學前教育已經實施多年,管理規章制度已經較為成熟,仍頻頻發生給幼兒濫喂藥、校車悶死幼兒、食品中毒等各種安全事件。“0~3歲幼兒年齡更小,是‘最柔軟的群體’,托育機構究竟能否照看好我的孩子?”

  “0~3歲幼兒沒有任何抵抗力,開設托育機構,必須在食宿教養等每個環節都將安全置于頭等重要的地位。沒有嚴格按照國家標準開設的小飯桌、小托班大多存在安全隱患,容易發生食品安全事故、孩子碰傷磕傷等糾紛。”海南省政協委員、海南省早期教育研究會會長伍蘇國說。

  規范監管托育行業刻不容緩

  有調查顯示,目前我國嬰幼兒在各類照護服務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1%,遠低于美國、英國等部分發達國家50%的嬰幼兒入托比例。

  在我國,近80%的嬰幼兒是由祖輩參與看護和照料,社會普遍反映家庭嬰幼兒照料負擔重。有調查顯示,二孩養育的時間成本、經濟成本和照料負擔,被認為是影響育齡婦女生育意愿的三大重要因素。

  “過去實行獨生子女政策,很長一段時期里降低了托育需求,但如今隨著二孩政策的開放和家庭結構的改變,托育難題便顯現出來。”海南省衛健委人口與家庭處處長梁江洪對半月談記者說。

  盡管生意紅火,高米國際卻極力呼吁政府監管。海南高米教育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澤興說,2016年初創高米時,國家和其他省市還沒有關于托育行業管理的指導性意見,托育行業屬于沒人管的領域。

  “找教育局,教育局稱他們只負責3~6歲的學前教育,找民政局,民政局也不管,最后只好去找工商局注冊。辦食堂也遇到困難,找食藥監部門申請,他們稱沒有托育機構這個門類,最后只能以幼兒園食堂的名義登記。”陳澤興建議相關部門能盡快對托育行業進行規范管理。

  梁江洪認為,在“無人管”的狀態下,一些接收3歲以下幼兒的托育機構的確存在一些安全問題,比如食品安全、環境安全、消防衛生等得不到保障,而且老師大都是學前教育方面的老師,并不熟悉3歲以下幼兒的照看方法。

  今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0年要初步建立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政策法規體系和標準規范體系,到2025年,基本形成多元化、多樣化、覆蓋城鄉的嬰幼兒照護服務體系。隨后,上海、南京等地陸續發布了相關指導意見,但包括海南在內,仍有很多省市的指導性意見仍在籌備當中。

  “孩子是不能隨便拿來做實驗品的。”伍蘇國認為,政策規范只是第一步,要想把政策落實到位,還需亮出監管利劍。“要本著對家庭、對孩子高度負責的態度,規范發展托育行業。首先是標準要定高,將安全放在第一位,然后是監管從嚴,促進托育行業從一開始就能良性健康發展,而不是等亂了再去治理。”

  伍蘇國還建議,應在中職或高校中開設專門針對0~3歲兒童早期護理的專業,在護理類專業里加入早期教育課程;或者在早期教育專業里加入護理內容,以培養更多能夠勝任托育服務工作的教職員工。(記者趙葉蘋 周旋)

[責任編輯: 紀驚鴻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737542
快乐飞艇是什么